陈锡文谈农村土地流转
在农村,如果人没有弄走,把农民的地给弄走了,这是什么行为?这不是兼并土地,制造不稳定因素吗?
财经网 · 2015-03-23 00:00

  在农村,如果人没有弄走,把农民的地给弄走了,这是什么行为?这不是兼并土地,制造不稳定因素吗?城镇化能弄走多少人,多少地集中起来不会出问题?我国有5.5亿农村劳动力,1.7亿到外乡,大概是30%,现在土地流转了30%,农村不会出问题,但如果人走了不到1/3,你把一半土地都弄起来了,那剩下的农村劳动力干吗去呢?

  曾几何时,企业下乡开始成为潮流,从网易养猪到联想种猕猴桃,再到京东、阿里巴巴、恒大等企业投资农业,资本大佬跨界玩农业,已经不新鲜。

  中央“一号文件”提出,工商资本到农村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种养业。一方面工商资本密集下乡务农;另一方面资本下乡后,土地经营“非农化”、“非粮化”现象不断涌现。

  目前,国家正在推进土地确权登记,同时,农村土地流转也在加速,规模化经营正在各地铺开,未来中国农业会走向何方?资本大规模下乡后,如何参与农业?其经营效果如何?3月12日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(以下简称NBD)采访时表示,企业下乡规模经营种地亏的多,全世界的农业雇农都不行。

  谈确权矛盾:

  有干部认为会提高征地成本

  NBD:现在全国各地都在进行土地确权,但也暴露了一些问题,对此您如何看?

  陈锡文:有人会把一些矛盾归结于由土地确权引出的,其实这些矛盾本来就存在,只不过是通过确权显现出来。比如村民间的土地纠纷,山东当时做确权的时候,任务下达,让当事人自己解决。很多矛盾是农户与农户之间,或农户与村之间的,甚至有些矛盾就是家里的矛盾,比如分家啊,女儿外嫁等。这些都不是确权产生的矛盾,都是靠村民自己解决。还有一种情况是有的基层干部不愿意确权,认为会影响到自己的权利,比如提高征地成本等。

  NBD:目前土地确权的面积有多大?

  陈锡文:现在土地确权在三个省份全面推开试点,目前全国大概有1/3的村庄和乡镇在做,大概确权了3亿至4亿亩地,今年已进行到第三年,我们计划是花五年时间完成。有些地方可能存在技术难题,比如丘陵山地,要进行确权的时间和成本相应都需要更多。从目前各地反馈来看,推进还是比较顺利。

  谈确权好处:

  可保障农民权利促规模经营

  NBD:现在有种争议是说,土地确权究竟是确到村还是村小组?这曾引起过土地纠纷。

  陈锡文: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到集体单位,国土部有专门文件,就是说原来土地是谁的就是谁的。五年前,集体土地曾经确权到乡镇或行政村,后来,中央文件很明确,必须确到土地所有权单位,如果这个地原来是公社的那现在就是乡镇的,如果是大队的现在就是行政村,如果生产小队的那现在就是村民小组,政策非常明确的。现在有些矛盾纠纷不能怪制度,而是要看是否搞清楚了制度。

  NBD:确权的目的是什么?效果如何呢?

  陈锡文:确权是为了保障农民的权利。比如可以保障农民的承包权,这是物权,有了物权,给了这个证,这个权利就更踏实,流转或抵押的时候,这就是很重要的权证。我有了这个证,就不用担心我的土地稀里糊涂地被弄没了,敢于去流转了,就可以促进规模经营了。去年6月底,我国土地流转的面积是三亿八千万亩,大概占整个农民承包土地的28.8%,与农民外出务工劳动力的比重差不多,总体是平稳的。并且这些年的粮食生产是稳定的,从趋势上看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。

  说企业下乡:

  种地不是靠雇农民能解决的

  NBD:您如何看待土地确权之后,工商资本下乡开始大规模种地?

  陈锡文:有的地方愿意把地租给企业种,在这个过程中,有的企业是成功的,但更多的我觉得是不成功的。

  工商资本进入农业,不能一概而论,不能说一定不行。比如大型养殖厂,单个农民村委会搞不起来的,有的投资有几个亿,只有与工商企业合作。但是一个公司一个企业把几百亩、几千亩甚至上万亩土地租过来,进行公司化生产,这样的事你们媒体可以思考,我租一万亩地,公司不会种地,只能雇农民,雇农民种得好吗?

  为什么包产到户能搞好?人民公社时是大锅饭,农民说这个地是村子的,不是我的,收获的粮食也不是我的,就没有用心去做的动力了。而实行承包到户以后,农民就知道是自己的,就会精心去干。现在又来了,企业种地,这个地是我(农民)的,我租给你,你付我租金了,等于这地使用权管理权是你公司的,收获的粮食是公司的,公司雇佣我付我钱了,但看不住我的。

  全世界的农业雇农都不行,因为农业与工业不一样,工业有严格的标准和检测,你不认真都不行,像流水线作业,完不成工作量,你就得下岗,产品检验不合格扣你工资返工。但农业做不了这个事,等你糊弄我一年到最后收成的时候,发现种地的产量不行啊,才知道你们在糊弄我,这个时候公司已经是一塌糊涂的了。

  NBD:您说企业会亏损,但是企业不是傻子啊?比如他们享受补贴等。

  陈锡文:是有这样的情况。问题在于政府过度的干预就会坏事。比如有的地方集中一百亩地给企业多少补贴,但是企业不种粮食,政府补贴企业干什么。有的企业是冲着补贴去的,有的是先把地圈了再说,搞非农建设更赚钱。

  应该说绝大多数企业是为了利益去的,企业去投资就要有回报,他们不是去学雷锋,不是去扶贫的,也不是说去做善事的。当然有个别可能是,但如果他们都没赚到钱,拿什么去做善事呢?他到农村圈地,首要是为了赚钱。

  我敢说一句,真正做过农业的就知道,种地这件事不是靠雇工能解决的,你管不住人家的。

  说土地流转:

  应与外出务工农民比例相当

  NBD:国家不是一直提倡规模化经营吗?

  陈锡文: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家庭经营仍是我国农业生产的主要力量。在农村,如果人没有弄走,把农民的地给弄走了,这是什么行为?这不是兼并土地,制造不稳定因素吗?城镇化能弄走多少人,多少地集中起来不会出问题?我国有5.5亿农村劳动力,1.7亿到外乡,大概是30%,现在土地流转了30%,农村不会出问题,但如果人走了不到1/3,你把一半土地都弄起来了,那剩下的农村劳动力干吗去呢?

  NBD:您对规模化经营的态度呢?

  陈锡文:国家说搞规模经营,但要顺势而为。规模经营这件事本质不是地,本质是人。他在别的地方有更好的工作,你拖都拖不住。没有更好的收入,凭什么要离开土地呢?我就希望媒体报道一件事,把事情的本源,未来是什么,现在的法律法规政策如何定弄清楚了,这样才不会出现大的偏差。

 关键词:
 责任编辑: wangyi 
版权提醒:转载请注明来源,有关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。
相关文章
频道主编 杨丽丽
微信号:ccn_weixin
   TEL-13269586404
编辑推荐
热新闻
日排行
周排行